首页 > 军事 正文

南海仲裁案裁决在即 解放军西沙军演备受关注

2016-07-14       来源: 互联网       

从今天开始,解放军将在西沙群岛一带举行军事演习,演习将持续到11日,也就是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前一天。关于此次“例行军演”,中国军方4日没有透露更多情况,而西方媒体却已炸了锅:“公布的演习坐标覆盖整个西沙群岛海域”,“军演封住了南海的出入口”,“中国在仲裁宣布之前开始秀肌肉”,等等。不仅如此,西方媒体还关注在反击南海仲裁案上,“中国舆论引擎火力全开”,“通过国际专家上YouTube视频和在欧美开学术论坛”,“反击力度前所未有”。而在另一边,美国等西方国家似乎正取代态度变得谨慎的菲律宾新政府,成为在南海问题上对华施压的主力军,“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都已加入了华盛顿向中国施压的行列”,媒体还爆出日本不但煽动G7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接受南海仲裁,还以停止经援要挟东南亚国家就仲裁案对华强硬表态。离所谓“南海仲裁”结果出炉仅剩一个星期,各方的博弈显得激烈和露骨起来。

“中国在仲裁前秀肌肉”

菲律宾《马尼拉公报》4日称,就在海牙仲裁法庭将于12日公布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之际,中方宣布于5日至11日在南海的西沙群岛一带举行军事演习,其间禁止其他船只进入相关海域,“此次军事演习的时间安排格外引人关注。”新加坡《联合早报》4日称,“公布的演习坐标覆盖整个西沙群岛海域”。日本时事通讯社称,针对12日国际法庭将对南海所有权作出裁决,中国西沙军演的目的是“牵制国际社会”。日本共同社称,中国通过军演宣示对南海的所有权,表明不接受国际裁判的结果及坚决保卫南海的决心。

“中国在对自己不利的仲裁结果宣布之前,开始秀肌肉了”,澳大利亚新闻网4日称,过去一年,随着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军舰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宣示,这里的军事活动一直在增多。美国派核动力航母到南海,日本、印度甚至澳大利亚也派出飞机和军舰。中国则表达了不满,派战机对美国侦察机进行拦截,还在永兴岛部署战机和地对空导弹。马上开始的西沙军演是“玩弄危险边缘政策游戏的最新一步”。

日本《外交学者》4日称,选择在西沙而不是南沙军演,应是中国经过“战术考虑”的。鉴于南沙群岛在仲裁后将成各方审视的焦点,同时考虑到中国政府去年不在南海搞军事化的承诺,如果在南沙进行军演“会极度具有挑衅性”。

香港《南华早报》4日引述悉尼大学研究员汤森德的分析说,军演的时间选择表明,中国有意在仲裁结果出台前展示一种“藐视”的态度,但不一定是“咄咄逼人的回应”。它显示中国不会屈从于国际压力,同时向美国和东盟国家发出信号:不管仲裁结果如何,中国都会在南海增加军事存在。南京大学教授朱锋4日对《南华早报》表示,军演某种程度上“更多地是对美国上月向南海派出3艘驱逐舰的回应。”

4日,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军队在自己领土上进行例行性军事演习无可厚非,不针对特定目标。演习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实战化训练,提高中国军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能力,增强履行使命任务的能力,“演习同时会对企图侵犯中国主权安全的外部势力起到必要威慑作用。”他表示,个别西方媒体诬蔑此次演习在时间和地点上的选择“具有挑衅性”,根本是颠倒黑白,中国军队是在自己领土上进行演习,完全不同于个别国家不远万里来到南海,举行针对中国的海空军事演习,实施军事恫吓,煽动南海局势紧张的做法。

洪磊抨击所谓“仲裁庭”

4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南海仲裁案菲方首席律师雷切勒近日称裁决“将剥夺中国‘九段线’主张的任何法律基础”的说法,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讽刺说,“好像他在所谓裁决出台前已知道裁决怎么写”,“雷切勒现身说法,只能证明所谓仲裁庭只是某些势力的代言人。”他重申“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不受非法裁决的影响。”

“南海仲裁案裁决公布在即,中国舆论引擎火力全开”,新加坡《联合早报》4日称,《人民日报》的YouTube频道7月1日推出10集的英语视频,反映外国政治家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学者对南海课题的看法,向国际社会说明中国坚持的道理得到国际专家学者支持。此外,6月26日,在联合国国际法院所在地荷兰海牙,中国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和荷兰莱顿大学格劳秀斯国际法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一场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学术研讨会。7月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还将举行一场级别更高的学术交流——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这场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办。参加者包括多名中美学者和前政府高官,中方嘉宾包括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等,美方嘉宾有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包道格等。

“在国际法庭准备就北京对于南海的领土主张作出裁决之前,华盛顿、东京和东南亚国家的官员们都万分焦虑。然而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却说,北京不在乎。”新加坡亚洲新闻台4日引述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的表态称,“南海仲裁什么时候裁决,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在乎,事实上不管国际法庭怎么做裁决,我们都会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刘晓明还表示:“我们不愿为这个案子在法庭上争吵,但我们当然会为主权而战”,“在南海不是我们威胁了美国人,是他们逼近我们。”

事实上,不少外媒近日都大段引述中国政府官员针对南海仲裁案的反击,中国政府的舆论战开始发挥作用。路透社4日称,北京忽略仲裁结果的事实将对美国形成直接挑战。华盛顿如何处理仲裁案的后续影响将是对其地区信誉的考验。“中西方分析人士大都认为,仲裁已经超过南海领土范畴,涉及到中国崛起引发的中美关系紧张”。香港岭南大学安全问题专家张宝辉认为,这会暴露美国主导力的下降,中国通过显示“美国不能左右中国的行动”获得声誉。

《日本经济新闻》评价称,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中国表现出不惧怕和周边国家发生摩擦与冲突以及不惧与美国对抗的心理,同时也努力营造对中国有利的国际环境。

“西沙军演本身就是威慑”,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邢恩硕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军演是中国对仲裁案的综合反制手段之一,而在仲裁结果公布前后,中方的反制手段更多地还是会通过舆论外交宣传,舆论将是主战场。

日美煽动东盟国家对华施压 

“面对国际法庭即将就南海问题作出裁决,中国表示蔑视,而菲律宾开始放软身段”,美联社4日报道称,不仅是柬埔寨首相洪森公开在南海问题上支持中国,上个月老挝、缅甸和其他亲中国的东盟成员也撤回了对中国表示强硬立场的一份南海问题声明。文章还引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话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给我们200海里的权利,但如果我去那里行使我的权利,是要攻击中国呢,还是要对抗中国的进攻?”

虽然国际上出现了一些有利于中国的形势,但另一些国家仍在忙于实施借仲裁案打压中国的计划。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担任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的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别所浩郎7月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记者会,就中国与菲律宾存在主权之争的南海问题表示“强烈关切”,并称若有安理会成员国提出要求,可将之列为安理会议题。日本还不断向东盟国家施压,要求他们在仲裁案结果宣布后对华作强硬表态,否则日本将取消对他们的经济援助。

另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正在协调G7其他国家,希望发表一份联合声明,要求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尊重围绕南海争端的仲裁”。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7月1日发表声明称,“作为南海问题的直接相关国,越南政府对国际仲裁法庭做出公正、客观的判断表示密切关注。” 这是自裁决日期公布后,越南政府的首次表态。另据报道,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1日称,南海仲裁案的裁决或在东盟内部产生支持和反对的不同反应,呼吁各国对裁决“保持冷静和谨慎的态度”。

据亚洲新闻频道4日报道,仲裁案前,英国、澳大利亚和日本都已经加入了华盛顿向中国施压的行列,强调自由航行和尊重国际法的重要性。美国官员也向东南亚国家施压,要求在这个案子上“保持团结,以争取有限的胜利”。

南海军事化或不可避免

“南海将成为下一场世界大战的战场吗?”美国《国家利益》杂志4日称,二战以后,美国是唯一能够在亚洲大部分地区投射军力的国家。但现在中国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军事力量,可与美国一较高低。中国想在地区主导上扮演更大角色。这种渴望遭到美国及日印等国的强烈反对。随着中国的强势崛起,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日本修订和平宪法,印度宣布东进政策。中国的强硬政策似乎取得成功。在南海,美国回应无力,而且有些犹豫不决,尤其是它未能帮助菲律宾守住黄岩岛。不过,这些岛礁在美国眼里没有战略价值,与国家利益也无关。对美国来说,越坚决意味着风险越大。一种低风险的选项是通过“共同领导亚洲”的形式适应中国的雄心。

《国家利益》杂志3日另一篇文章称,美国不愿意因为自己过于坚决的军事联盟承诺,使菲日等在岛屿争端上冒险,将自己拖入,也不愿中国肆无忌惮。

亚洲新闻频道4日分析说,法律专家知道,南海仲裁只是技术上的绑定,“实际上没有人执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报道称,现在国际上担心不论裁决如何,北京都会在南海进一步军事行动,以强调主权。中国可能会将战机和导弹部署到黄岩岛,可能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或者在争议地区开始新的岛礁工程,“而美国方面尤其担心北京会就此对黄岩岛实施长期占领。”报道认为,南海的军事化似乎不可避免,“美国开始在这个地区增加军事存在,从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到台湾,而法国也建议欧洲国家参与南海巡航。”(辛斌 蓝雅歌 郭媛丹 李天阳)